一线 | 李国庆案首轮庭审结束:李国庆神色轻松,俞渝拒绝评论

腾讯新闻《一线》 方砚

6月15日消息,李国庆俞渝离婚案今日下午三点半在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庭审持续两小时后,走出法庭的李国庆神色轻松,并向腾讯新闻《一线》表示,今天是俞渝举证二人婚姻没破裂,并未出结果。

他表示,如果俞渝证明自己是婚姻受害者,股权可以四六开,但自己也没小三,也没私生子,股权平分天经地义。

他随后表示,自己才是婚姻的受害者。

而俞渝在李国庆走出法庭后方才坐车离开,且全程未就庭审发表任何评论。

对于此前的“夺章事件”,李国庆表示,不存在所谓的夺章事件,“我们是夫妻,她种不好菜园子我来种”。

据悉,由于这场离婚庭审牵涉到当当网股权分割,进一步牵涉到当当的控制权问题,急于夺取当当控制权的李国庆对之期待已久。

在5月6日,李国庆曾在接受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与俞渝的离婚官司迟迟不开庭,是因为3月份俞渝拒绝开庭。

“3月份提出网上开庭,她一个网络公司老板给拒绝了,不同意马上开庭。5月份估计北京就恢复线下开庭了,她也躲不过去了”。

而再往前,去年11月俞渝也曾拒绝离婚,拒绝的理由则是感情没破裂。

如果李国庆的说法属实,俞渝对于离婚一直态度消极。在李国庆看来,二人不是感情未破裂,而是俞渝想要控制权,她没有把握能要到控制权。

最终,这场庭审终于在6月15日到来,两名当事人也如约来到现场。

此前曾闹出“夺章”闹剧

据悉,这一轮二人的争端浮出水面,源于4月26日李国庆的“夺章事件”。

当日下午,李国庆率领保镖、律师等五人强行闯入当当总部,将几十枚当当公章据为己有,随后在公司张贴《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指控当当现任董事长兼CEO俞渝“七宗罪”,并以临时股东会的决议为由,自任董事长与总经理,接管当当。

这一意外行为引发俞渝一方的强烈抵制。在随后发布的回应中,俞渝以当当公司的名义宣布,所有李国庆抢走的公章予以作废,并称公司已报警。

在多轮骂战后,事件一度重归沉寂,俞渝则在4月30日的当当内部信中表示李国庆从摔杯到抢章,他会持续演出闹剧,除了吃瓜,大家不必理会。

但5月6日,李国庆在媒体采访中又进一步披露,他未来的任务就是争权夺利。这也意味着,这场斗争将会持续下去,直到股权分割结束。

按照李国庆当时的表述,俞渝在散伙问题上处理得很不合适,“你不该把我赶走,而是应该给我钱,把我买走”。他说,后来他找到了把俞渝买走的钱,但俞渝也不走,这样双方僵持,谁也无法融资。

直到去年7月,等待公司融资或上市以套现的李国庆发现一切无望,才开始采取斗争的手段。

“我未来的任务就是争权夺利,因为权利在俞渝手里,我的权利就无法得到保证。”

截至目前,当当网的实际控制权仍在俞渝手中。李国庆虽然无法实控公司,但握有当当网公章,且近日公安机关认定李国庆抢夺公章不违法,这使得整个事件充满大量变数。

只有离婚才能解开控制权死结

离婚是解决二人矛盾的唯一办法。

据悉,俞渝目前持有当当网股权52.23%,李国庆为22.38%,二人的孩子持有18.65%(由父母持有)。李国庆持有公司约四分之一的股权,对公司也有一定影响力。而一旦股权被判定为共同财产,李国庆有望拿回一部分俞渝的股份。

这也是此前李国庆“夺章”时声称,由于其并未与俞渝离婚,二人持有的当当股权理应平分。

但这一说法并不能完全站住脚。

根据《婚姻法》规定,夫妻共同拥有的仅是股权的财产性权利,例如股东的分红、清算后股东分配到的剩余财产等。

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夏利萍与李松霞股权转让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5)西中民四终字第00473号]中表示,股东的配偶虽对夫妻共有的股权享有财产权利,但没有参与公司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

这也意味着,二人的股份权益在控制权方面,并不能在分割前独立执行。

这或许是这场狗血剧背后的真实原因:双方涉及的利益太多,简单的离婚,已经无法完全解决问题。但如果不离婚,争端则将永远无法划上句号。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ffmchangjia.com